Adol Christin

頭像是IDOLiSH7的二阶堂大和,他超棒。写文逻辑思维跳跃很快。现阶段主产H2OVanoss,進入了超級無敵低產期。不刪黑歷史。

【H2OVanoss】No Magic No Life(十月贺文)

顺序:空脑(新加入的可爱的小伙伴)→Mia→奥润之(骗过来的小伙伴)→子乌→新开

继续招人,有意请私信我。我们那么棒,真的不来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吗?

十月生日的宝贝们生日快乐!(顺便祝自己生日快乐)
十月生日的宝贝们生日快乐!生日快乐!!!

————————————————————————————————————

随着门把手上系着的铃铛一阵清响,Evan走进了宠物店的后屋,今天的天气很不错,阳光被明净的玻璃窗尽数揽入店面,树影斑驳变换,他舒服地伸了个懒腰,这才注意到往常在这时睡意仍浓的动物们已经被放了出来,怡然自得地享受着暖阳。Evan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乌鸦,黑色的鸟儿对他眨了眨眼睛,突然哇地大叫了出来。
“早上好,Evan,”一转头,Jonathan的脑袋就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从前台后面的杂物里冒了出来,“来自店长的早上好可不容易得到,不是吗?”
“早上好,你在做什么?”Evan瞪了一眼性格恶劣的乌鸦,转身走近那翻翻找找忙碌着的身影,噢,他仿佛还听到了乌鸦得意的笑声。
“没什么,”Jonathan静静地抽回观察年轻店员的视线,一屁股坐上了椅子,长呼一口气,“嘿,动物们我已经喂过、检查过了,还没到开店时间,要不要跟我一起给猫洗个澡?我们昨天说好的,宠物店的店员不会给动物洗澡可怎么行。”
Evan跟在店长身后,笑着说道:“分明是你自己懒得洗吧。”
然而Evan在看到自家店长堵着猫气势十足地脱得只剩内裤打开浴霸时,他还是忍不住“操”了出来。
“你就这么洗?这场面可他妈不能给宠物的主人看啊。”
“戴塑胶手套和围裙实在是太麻烦了,不适合我。”留下这么一句让人无法反驳的话后,Jonathan就一只手环住那只不停挣扎的可怜猫儿的身子,一只手往猫身上冲调好了温度的水,洗了起来。Evan也就只好把鞋袜脱在外面,关上门,挽起了自己的裤脚和袖口蹲下身来帮忙递东西和捉猫。
看着一边给猫洗澡一边嘴里哼着什么不成调的小曲的Jonathan,Evan不得不回想昨日与Vanoss的交涉以转移注意力。
据他体内存在的另一个独立意识——Vanoss所说,它和Evan是命运共同体,目标其实是一致的,可对方具体要做什么,Evan却怎么问也问不出来,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无法信任那个说出“你会得到报应”的“魔法师”,把身体交给莫名其妙钻进自己脑袋的意识?想都不要想。对此,Vanoss表示“如果你坚持这样,那么我会想办法强夺你的身体的,已经没有时间了”;除此之外,Vanoss还说了许多“我只是Vanoss的其中一个灵魂碎片”、“只有Delirious能帮我”、“怎么就他妈只能附到你这个浑小子身上”之类奇怪的话,好在只要Evan一动真格地生气,“魔法师”就会安静下来,潜伏到自己的意识深处……虽然能听到动物的想法确实十分不可思议,但他还是更倾向于这个周末前去预约一下精神科的医生。
“啪”地一声,Evan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被拍的脸颊,满手的泡沫,Jonathan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操你的,你根本没在看!”细小的水珠从他又硬又短的发尖滴落下来,让人无端觉得喉间发痒。
Evan低下头捉住要逃走的猫,喵喵的叫声在他耳中变成了“放开我”、“你们这些婊子,本大爷出去了决饶不了你们”,他不由得笑了出来:“我觉得与其看你这样简单粗鲁地洗澡,还是上网查阅一些资料能让我学到该怎么做。”
Jonathan佯作怒状往这个目中无人的后辈脚上冲了一点水,Evan的身上也沾满了水汽,他皱着眉头眼中却还盛满笑意的神态让Jonathan想到了原来的Vanoss……天知道那个大小孩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么甜蜜和迷人,然而此时,他们之间不知不觉已经有了那么大那么深的鸿沟,以至于几乎心意相通却只能远远地看上一眼再互相逃离。

————————————————————————
“我爱你。”
不知谁先出了声。清脆温柔的声音即使在哗啦哗啦的水声中仍清晰可辨。
两人的目光循声对在一起,然后又情不自主地撇开。不知道是因为空气中氧气被水气霸道地占掉位置,还是去甲肾上腺素化形的生理反应,两人的耳朵开始红了起来。
猫咪的嚎叫打破这片尴尬。
“好了。把这小王八蛋拿出去擦干,如果它因此感冒主人赖在我头上,我扣光你的工资。”Jonathan甩甩手,胡乱地在平角裤上抹两下,揪着猫的后颈递给Evan。不能否认,他现在像想要逃离一样想要离开现场。
Evan是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男孩子。虽然Jonathan自认是个自私到爆的婊子,他不能再扯无辜的人进入他这种不正常的生活。
他不想他爱的人再次收到伤害。
然而,欲离去者被一只强大有力的手拽住。Evan的脸被逐渐放大,近到彼此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面无表情,棕黑眼眸里却闪着金色的光。
这是一个吻。
Jonathan理智性地想挣开,但对方手上的臂力仿佛嘲弄他是一个玩笑,就像他遇见当初的那个人。一样温柔又霸道地禁锢,来自早晨的亲吻带着一股薄荷醇的清香。他避不开来。
许多年前,他带着一身疲倦和不耐单刀赴会一个女巫团而困入陷阱无法自救,浑身重伤濒临死亡。也是这相似的清晨,巫师只需一个响指就把所有的女巫给杀死,再一个响指把他恢复。
“你就打算坐在那里吗?你的詹姆斯特邦可不会来给你个亲亲。”年轻的巫师把他扶起,掌心和那瞬间治疗一样温暖。
“我的天……老兄,你可真够屌的。”Jonathan被拉起来,活动着原本被震碎的骨骼,“真没想到有玩巫术的肯救猎人。”
“是魔法你个蠢货。”自称为魔法师的巫师拿出手中的爆破道具,踢了踢脚下焦黑的尸体,“我和这些人不同,我可是个超级英雄。”
“那你是蝙蝠侠还是超人?我可是蝙蝠浣熊。”猎人哈哈一笑,“你手上那是c4?没想到魔法师也会用化学武器。”
“是魔法武器。”魔法师手上所有武器被扔到房间每个角落,朝Jonathan伸出手,“这地方1分钟后会炸得你尿裤子。快一起逃吧,落难英雄。”
“我叫Delirious。”猎人握住他的手,才发现他有一双黑里带金的眼睛。
“Vanoss,道上的人都这样叫我。”
从那次以后,由于两人的主要狩猎目标都是巫师,他们形影不离。也是在这无数次数不清像样的清晨里,猎人和巫师一次次地接吻上床。去他那所谓的组织规定吧!Delirious--Jonathan逃避式地拥吻住他深爱的人。
但逃避总不能解决问题,从那次组织的枪顶在他头上,Jonathan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这样深爱着他的他被他害死了。Vanoss被分解--组织想要了解巫师内部已便更好获得高效除魔方法,他们把Vanoss的灵魂分成碎片放分别放到不同躯体上,以制造无情又魔法高超的除魔工具。爱人死去的阴影索扰着Jonathan一生,可他还是选择再次逃避。他去掉Delirious这个化名,躲开组织,自己在小城市不起眼的角落里开着宠物店,暗地继续着猎人的职务。
Jonathan最终还是推开了Evan,逃一样地跑进宠物店的内阁,打开里面的杂物柜,里面藏着组织和Vanoss的线索。距Luke的讲述,其中一个未完成体已经杀掉其他人逃出,在纽约失去了踪迹。Jonathan不清楚这个未完成体的个性如何,缺失灵魂的Vanoss会对他做什么。他只能用远离来保护他的店员。他已经失去一个Vanoss了,他不能因为再度自私而伤害Evan。
突然,内阁的地窖传来响声。多年的经验和猎人说不妥,他抄起桌底的手枪,朝地窖门走去。
地窖门的锁开着,他一如既往粗暴地踢开。飞快奔下楼梯后,两个赤o裸叠在一起的男人暴露在他眼前。
“喔喔喔别开枪!!你这混蛋尊重一下隐私好吗!”
“去他妈的Luke!你们搞不要在我的地窖里好吗!我这里的铁刑具不是给你们玩SM用的!”Jonathan放下枪,朝正在穿裤子的胡子男大骂。可他看到被吊起来的人,脸冷了一分,“是你…”
“Delirious!!”被铁具吊着的男人大喊,金色的十字架在白净的胸口上发着光,“为什么躲着我?明明我比这个男人可信多了……”
“闭上你的臭嘴,Ohm,你下面的嘴被我干得不够多吗。”被唤为Luke的男人拉起铁索,Ohm被更高地吊起了。“我知道你会跟来,早早给你下了陷阱。我体内一半的恶魔力量和这个性爱地牢……还不错吧神父?”
“Cartoonz!”
“好了都给我小声点,我楼上还有人呢……”Jonathan转过头想关上门,却发现大男孩站在门外。
“Evan?”
回应他的,是一把直插入心脏的刀。
他看见Luke愤怒地朝他们冲来,Ohm不顾一切地想要挣扎开枷锁。光迅速从眼底流逝,过往一切不断倒退,模糊不清。
他最后看到的,是Evan面无表情,沾满鲜血的脸。

——————————————————

无力跪倒在地上的Jonathan,疼痛和窒息感几乎淹没了他所有的感知,可Jonathan脸上却是如此平静,眼神仿佛在看着一位故人,这里面有几分怀念,几分欣喜,还有一些藏不住的爱慕。
Evan眼前的一切都在远去,地窖中昏黄的光、陌生人的声音、最后是Jonathan充满爱意的目光。
“这是哪里……Vanoss!我知道是你搞的鬼!你居然敢……”一片白茫中,Evan怒吼道。
“敢什么?杀掉一个你一直想杀掉的人吗?没想到到了现在你还在自欺欺人,胆小鬼。”
听到从身后传来的声音,Evan本能地向后袭去,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什么意思?你刚刚说你爱他,你吻了他,然后他躲开了,我想追上去告诉他这不是我做的,是你……”想起Jonathan最后的目光,Evan扯着脖子红着眼地向白茫深处喊道,“你最好马上告诉这TM到底是什么事!他为什么会那样看着我,就像……就像他爱我……”
“他当然爱你,你不记得吗?他还为了你被那些该死的巫师活活烧死!”Vanoss的声音又在耳后响起,语气中还带着明显的嘲弄“当然,你都是你一手造成的,而更可恶的是你不接受这一切,为了复活他,你不惜毁了一切,打破了恶魔的封印,滥用黑魔法,视时间法则如儿戏,改写了他的结局却牺牲了无数的平民。”
一团黑影在白茫中慢慢成型,一个脸上布满了咒文的男子出现在Evan面前,Evan看着这张脸却有股说不上的熟悉感觉。
“是个不错的故事吧,Evan,愚蠢的我。”黑金瞳孔中的不带掩饰的恨意刺痛了Evan的心,脑海深处仿佛有什么正在醒来。
“我才不是你,我只是个普通人,来自加拿大,曾经是个冰球运动员,当过游戏解说,现在就职于一家宠物店的,店长很可爱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我不知道什么巫师什么恶魔,也不知道谁是Delirious……”这个名字就像一个诅咒,而Evan就是那个被诅咒折磨的人,就在念出这个名字的瞬间,寒冷向Evan袭来,止不住的颤抖让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痛苦难耐的喘息从Evan紧抿的双唇中溢出“哈……呃……这是什么……啊啊啊啊!”
“看来终于想起来了”看着痉挛不已的Evan,Vanoss的语气没有一丝怜悯,“这是一场无休无止的悲剧,你和我都知道,复活他并不能重写这一切。”
“啊……哈……你到底是什么……”努力止住颤抖,Evan惨白着脸看向黑影。
“哈哈哈哈,你居然问我是什么?”Vanoss像是听到什么笑话,嘴角泛起了愉悦的弧度,眼神却渗人的冷。
“我是你的罪孽。”
————————————————————

“I am your sin.”

就在黑影和Evan在体内用灵魂和意识强夺主权的时间,靠着强壮的肌肉撑爆性爱枷锁的Ohm迅速的握住自己胸前的十字架。霎时金光万丈充斥着整个地下室,“干!Delirious你这个混蛋!就不能让我们安心一小会吗!” 虽然嘴上这样说,但Ohm用十字架在Delirious的伤口处画着阵法的手还是一秒都不敢闲下来。

“Vanoss!你他妈的混蛋!谁给你的权利伤害Delirious!”看到Ohm着手治疗Jonathan的Luke终于大舒了一口气,转身利索的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现在老子要你立刻从Evan的身体里出来你这个婊子!清醒一点!要是你在做下去,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

“Jon……我……不是………”Evan尝试地挣脱不完成体的控制,脑子里已经变成了一团浆糊。

黑影在Evan的身体里不断的扩大支配范围,用精神力攻击Evan的灵魂,没想到的是这个举动也使得他们破碎的记忆像是水遇见了水慢慢的互相接近最后融合成了一团。

记忆像是走马灯似地渐渐浮现在Evan的脑海里,记忆中Delirious张扬的大笑,Delirious大大咧咧的性格,Delirious的眼睛,Delirious一切似乎都和Jonathan不谋而合。

尽管现在疼痛已经侵蚀了他的身体,但心脏似乎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渗出鲜血,他只能让指甲深深陷入手心,赤红的血顺着指缝流出,冷得像冰。他不能没有Jonathan…Evan现在就想告诉那个沐浴在阳光下的青年,“我想起你了,我爱你。”

————————————————————
“妈的,Vanoss你个混蛋,给你个机会找到Delirious你居然这样对我!?”一个戴着头盔加猪头面具的人瞬间出现,给Vanoss来了一巴掌。“你他妈给我醒过来!”

「Tyler?」Evan在意识里漂浮着,周围空无一物,自己也因一时接受了太多的东西而感到脑袋昏沉。好累,不想动,就想一直这样待着。

“好久不见啊,Wildcat。一见面就甩我一巴掌,这样不符合情理吧?”Vanoss笑着摸了摸自己被打红的脸颊,“明明只是一只臭猪,居然敢打我。”

“妈的Vanoss,这么久不见你性格还是那么恶劣啊,还是Evan好,至少只会恶作剧,”Wildcat拿起小刀,“快把Evan放出来,我可不是为了让你复仇才让你接触到Delirious的。”

Cartoonz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猪头人,十分莫名其妙。Ohm加快治愈Delirious的速度,一边催促到:“Cartoonz,把那边那个傻子Vanoss给我打晕,不然我们都没有好下场。”

“嘿,大家!”Moo抱着宠物店里的阿拉斯加出现在了地下室门口,看着里面的气氛感到尴尬,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着他。自己是不是出现地不是时候?Moo放下刚刚抱起的阿拉斯加,看着神父用闪着金光的十字架在为Delirious治疗。“这样太慢了。Tyler,你应该可以搞定Vanoss的,我去治疗伤员。”

Wildcat听到后点了点头,瞬移到了Vanoss后面朝后颈来了一下。

“太甜了!应该要这么做!”Vanoss转身朝Wildcat身上扑去,Wildcat用手摆成“X”姿势准备防御,但还是被Vanoss用小刀刺伤了双手。

另一边,Moo做起了急救措施,拿起魔法药水撒在Delirious的伤患处,与Ohm的治疗配合起来,Delirious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谢谢……”Delirious勉强睁开眼睛,看着身旁的神父和一头墨西哥发型的男人。

“你还不能动,毕竟还是失血过多,接下来就让我们来帮你救下Evan吧,神父,他就拜托你啦!”Moo笑着拍了拍神父的肩膀,走向Wildcat的方向。“Vanoss,你要知道我们可是曾经的好……”小刀“咻”
的一声飞向Moo,“不想听就算了,我们不会让你继续错下去的,堵上我们的名义。”

在Moo说话的时候,Cartoonz已经偷偷溜到Vanoss后面准备放阴枪了。既然武器已经不在手了,那威胁可是小了许多。首先是四肢的关节部位,连发的四枪分别打中了手肘和膝盖后方。看来刚刚的性爱让自己也恢复到了最佳状态呢。

在一旁照顾Delirious的神父打了个冷颤。

——————————————————————————————————
我拖了大家后腿真是抱歉。这期真是很拼命,希望能招到超多的同好一起写!!!

评论(8)
热度(26)
  1. ꧁Miawek꧂Adol Christin 转载了此文字
    角色突然死亡.jpgohmtoonz地牢.avi,刺激
  2. 子乌扑桃干Adol Christin 转载了此文字
    辛苦大家了!

© Adol Christ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