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 Christin

頭像是IDOLiSH7的二阶堂大和,他超棒。写文逻辑思维跳跃很快。JOJO真好看嘿嘿。H2OVanoss、轟出勝(主勝出)等CP都在吃。進入了超級無敵低產期。不刪黑歷史。

【H2OVanoss】No magic no life

太久远了,我甚至不记得哪段是谁写的了……看看各位还有没有时间填坑吧qwq
能下一篇完结就更好了。
请享用?
——————————————————————————————————

“Vanoss……Vanoss……”
是我的声音。Delirious努力地撑开眼睛,却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阴翳包裹着自己,一同沉没在灰蓝色的水波下。沉重的疲惫和忧愁涌上心头,再次阖上了他的眼皮。声音更加清晰了,啊……这种情感......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时候。
“What the hell are you doing, man?”Delirious焦灼地跟在Vanoss身后打转,事主却优哉游哉地品了一口热汽氤氲的手磨咖啡,顺手递了一杯热可可给Delirious,好像是想叫他冷静一点,不要大惊小怪,然而Delirious可无心去接那杯暖甜的饮料,他刚刚从被囚禁的状态中挣脱出来,自从Cartoonz告诉自己组织已经决定要放弃Vanoss这个逆者并把他作为物品进行研究,Delirious心脏的狂跳就未曾停止过,还好Cartooz还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强忍不安,满不在乎似的对此开了个玩笑就寻由回去拿上装备打算向Vanoss通报,但当他全副武装冲出门时,面前却堵着满脸不满的Cartoonz。“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吗?”对方毫不犹豫地往Delirious的小腿来了一枪,趁Delirious倒地的间隙坐在他身上紧紧地绑住了他,“你别想瞒着我,兄弟,我早就知道了。他们不会害死你的小情人的,这也是他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原谅我,我不能让你的冲动害了你。”
Cartoonz那个混蛋……Delirious握紧了拳头,他从未如此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突然,肩膀上传来缓慢又有力的力道,一转头,一双半透明的黑手慌张地举了起来,Vanoss施法收走那双手,靠在柜台上笑了起来:“你干嘛那么紧张,Delirious?放松。我完全有能力让他们放弃这个不自量力的念头。”
“天杀的!Vanoss……这次不一样!你必须快点……”轰隆的一声巨响打破了画面,Vanoss的住所瞬间有半边成了断壁残垣,披着暗红色斗篷的巫师们齐念咒语徐步走到了两人面前,Delirious迅速掏出皮带枪套里的小型猎枪护在Vanoss身前,他用余光看了看自己誓死要保护的人,竟见对方惊愕地摔碎了咖啡杯。Delirious知道此番是真的不妙了,便喊道:“Vanoss,你先离开这里,我来拖他们一会。”
“可是……”以往仿佛无所不能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魔法师因慌乱而犹豫着。
“快点!我会很快到你身边去的!”Delirious放出的烟雾中传来近在咫尺的细语,Vanoss点了点头,冲向烟雾的边缘跳入无尽的黑夜,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找到可以安顿的地方以及准备好自己的实力,否则巫师们一起追上来,结局只能是两人都无法逃脱。
然而,Vanoss再见Delirious的时候,对方已经是一抔灰了,连魂魄和 能量体也被巫师们发现不是自己而被当成垃圾一样放走了……他循去定位魔法中Delirious所在的位置,却到达了属于猎人的祠堂,在密密麻麻插着的牌位深处,有一块小小的牌子刻有Delirious的名字,据负责的人说,此人生前协助了一名逃犯,用猎人古传的易容术扮作逃犯,结果魔力较少的体质无法承受巫师的火焰,刹那间就化作了灰,原本是连保留骨灰的资格都没有的,但他随后赶来的朋友们为他求了情,好歹留了一个牌位……
愤怒、悔恨、不甘、悲伤……Vanoss摁下在心头叫嚣着的情绪,控制着那个人从祠堂离开。他从未想过组织会如此绝情,他的父母生前是组织的骨干,为其倾陷了一生的心血,自己不过是偶尔不听指挥、不太合群、又喜欢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提升实力,就要被这样惩罚了吗?再者,就算自己真的罪不可赦,Delirious又做错了什么呢……早知道Delirious来警告他的时候他就应该带着Delirious快点逃走,可是,既然已经出动了组织外的巫师,又怎么能够逃脱得掉呢,事实上,他最近在研究的新魔法也都是从巫术那里来的,他们当时是在下自己还未能掌握的、封缚魔力的古老咒语……
你们做得这么绝,难道就不担心也把我逼上绝路吗?Vanoss红了眼睛,他的肩膀上结成了一只干尸似的手,这只手撕破了空间,从涌动着黑潮的裂口中掏出了一本厚重的书递到Vanoss手上,Vanoss接过这本书,另一边则开始联系起前几个月莫名其妙前来邀请他的、作恶多端的巫师逃犯来……
那时的感觉也是一样的,明明已经获得了绝对的平静,黑暗深处却;有一团火搏动了起来,周围的景色瞬间化作灰蓝色的海水,各种不安的情绪渗入肺中使他喘不过气,他拼命地向上游、向上游,总算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不……这空气中,有一股铁锈味……这时,充满铁锈味和血腥味的海水又把他打入了海底……
“呃咳……!”Delirious想要发出惊叫,却发现嗓子仿佛不像是自己的,被堵塞着,四肢也十分无力地静静卧在奇怪的图腾上,他努力翻动自己,却打翻了边上的一碗……血,他更加慌乱地扑腾起来,得到的却只是无力感和心脏的惊跳,这时,一个带着熟悉味道的身影伏了上来,轻轻搂住自己并低声安抚:“Hush……好了好了……没事了……Delirious……”沉重的睡意涌了上来。
Delirious渐渐恢复了过来,除了腿脚还不是很有力气外,记忆跟思想还有五官的运作都渐渐清楚了,只是他并不记得两人是怎么逃脱的。或许是Vanoss又使了什么妙计吧,他总是能出人意料地化解难题,Delirious有些不甘又有些得意地笑了出来,手上继续把玩着Vanoss给他做的木制玩具枪,因为现在他的手还不太利索,只能用这个来练手,Vanoss承诺过以后会为他找到最酷最棒的枪来代替他丢失了的老伙计。一旁的巨型泰迪熊为他端来了一杯热可可,最近Vanoss总是很忙,于是体贴的恋人就为他留下了一只魔法近侍泰迪熊,他们现在为躲避追捕住在远离组织所在地的荒林禁区中,想必要处理的事情不少,Delirious只想快点好起来,好帮上Vanoss的忙。
门扉开始震动起来发出光亮,Delirious知道Vanoss要回来了,果不其然,门被打开——这扇门只有Vanoss能打开——Vanoss却是被一只巨大的异兽搬进屋子的,异兽将Vanoss安顿在柔软的沙发上后就消失不见了,消失的身影后面走出来一个身披长袍的青年人,对方神色高傲,眯着眼睛看了一圈房屋的构造后,终于将目光落在一脸警惕的猎人身上。
“干嘛?你以为你现在这么虚弱能对我构成什么威胁吗?”Delirious咬紧了牙关,“告诉你的男孩,我可不会跟如此毛毛躁躁的家伙合作,要想继续共事,最好掂量清楚自己的能力和状况。”说罢,青年也一卷长袍消失不见,门重重地关上了。
Delirious赶忙上前去看Vanoss,却被一股恶臭的血腥味轰晕了头,他扶着沙发的扶手喘着气,猎人对血的气味非常熟悉,有时这种气味甚至能使他们兴奋起来,但Vanoss身上的这种味道,却使身经百战而又敏感聪明的猎人感到恐惧和厌恶,Delirious咽了口水,为Vanoss盖上了毛毯,他坐在边上端详着早出晚归、许久不曾仔细凝视过的他:Vanoss瘦了许多,脸也因疲惫和消瘦发着黑,即使在睡梦中,他也紧锁眉头。不详的预感从未如此强烈过,Delirious担忧地伏在沙发边上,即使这种肉麻的行为可能会被醒来后的Vanoss嘲笑,他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只是他没有注意到,因为Vanoss此时的虚弱,泰迪熊已经停止了运作,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堆死物,他们的小屋外也开始传来奇怪的风声,犹如千百人在低声啜泣……
Delirious发现自己是一具焦尸,漂浮在无垠的黑暗中,又冷又轻,动弹不得。突然,四周扬起了大火,那火焰的中心居然是黑的,火舌是红的,直舔天穹,舞动的火芯竟化作挣扎的人形,哭号声跟嘶喊声不绝于耳,火焰向Delirious聚集,一个挣扎着匍匐着的黑手触到了Delirious的肩膀,Delirious看出那是组织中心附近的菜市场上、总是四处跑闹的小女孩,她一脸惊恐地哭着看Delirious,口中哭喊着:“不要……哥哥!不要啊!对不起!求你……”Delirious仔细一看,发现这只手正被吸入焦尸口中,他惊慌地挣扎起来,想要抽离梦境,却发现火焰被自己不自觉地吸食着,Delirious觉得自己的肚子一定要被撑爆了,可火焰消失后,他发现焦尸恢复为自己原来的容貌——呻吟声和哭号声仍旧萦绕着。
“这就是你的罪孽,Vanoss为你犯下的罪孽。”
Delirious有些过呼吸了,他拼命地喘着气,梦中的自己却平静地沉睡着。
“明天Vanoss不在的时候,你要走出这间屋子,你只需要做这一件事情,就算是赎了你们两人的罪了。”
“……Delirious!Delirious!”Delirious总算在一阵摇晃中脱离了梦境,一身冷汗地抓住了满脸担忧的Vanoss。
“你做噩梦了吗?”Vanoss贴着Delirious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我很抱歉,昨天我有些松懈了……好在没出什么乱子,你……”Delirious堵住了他的话头,先是轻啜嘴唇,后来干脆将舌头伸入口腔,卷起Vanoss的吸吮起来,过了一会,他终于离开了Vanoss,他直直地看向Vanoss的眼睛,问道:“你没有为了我做些不义的事情,对吗?”
Vanoss清澈深沉的褐色眼睛原本沉浸在久违的爱抚里面微微湿润着,此问一出,他的瞳孔却骤然缩小了一圈:“当然没有……你忘了我是superhero了吗?”Vanoss有些生硬地笑着,向前凑了凑,“再来一点,宝贝?”
“不了。”Delirious突然冷了脸走进卫生间,Vanoss只好有些幽怨地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准备继续和巫师一起研究新的魔法动力源,以此为基础建立新组织的行动。他很确定Delirious得到了什么他不想让他保留的记忆,只不过,现在他还无暇顾及这个,手头的事情忙完之后,他一定要好好地问问Delirious、解开他的心结。
哪成想,夜晚再回到家,等候着的却是巫师众以及背对着他的Delirious。Vanoss在因巫术而逐渐模糊的意识间愤怒地叫着Delirious的名字,倒地前只看到Delirious向自己的太阳穴举起的枪,以及扑向他的Cartoonz……
再后来就是前文所说的,囚禁、折磨、分解,Vanoss对Delirious不是没有过恨意,只是,每当他因仇恨歇斯底里时,Delirious最后对着他绝望的一笑与举枪自殒的举动就重又点起了他心中的怜爱之情。
如果一定要说这一切是谁的错的话,就是这个世界的错,无数个Vanoss的碎片在被分解实验之前达成了共识,所以,再见到Delirious的时候,我就要把他解放出来,使他成为自由的存在,在组织再次伤害他以前……
Delirious在Ohm的怀抱中醒过来,正看到因为两个意识一同苏醒所涌上来的大量信息和情感而濒临崩溃的Evan被Cartoonz射中四肢,痛苦地喊着……

——————————————————————
无视着Evan的痛苦,Cartoonz打算给他最后一击,让Evan彻底失去知觉,以便限制住Vanoss的行动……本来他是这样想的,但是看到刚苏醒的Delirious一脸紧张的样子,行动的手不免犹豫了起来,(这小子刚从鬼门关爬回来,也不担心担心自己,就知道紧张自己的小情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女大不中……呸,不想这些破事了)摇头甩去脑中多余的想法,Cartoonz认为现在的Evan对Delirious威胁还是太大了,果然该让他先“睡”一会儿。
“你想做什么,Vanoss已经被控制住了,Evan的身体可承受不了更多伤害。”察觉到Cartoonz想法的Wildcat敏捷地抓住了前者的手腕,“呵,电击球,我以为这东西是用来对付野牛的”。
“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我现在了断了他都行,电晕他已经很温柔了,滚回你的猪圈,猪、人。”
“你有种就再说一次,混、蛋。”
两人互不相让,相连的手更是握得通红,看着一触即发的两人,Delirious只能无力地让他们都住手,Ohm也在治疗之余让Cartoonz冷静点,奈何两人都气在头上,根本听不进旁人的劝说。
就在这时,一股奇妙清香在窄小的地窖中漫延开来。争斗中的两人突然发现自己四肢发软,而发烧的大脑却渐渐冷却了下来;治疗中的Ohm感到施法的效果越发显著,身上的负担顿时减了不少;就连Delirious心头杂乱的思绪也暂时被压制住了。
另一边,Evan则仿佛忘了身上的伤痛,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瞬间,地窖中的几人身心都放松了下来。
“嘿大伙,我相信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现在内讧可不是什么上策。”Moo收起了手上的香薰瓶子,环视了一周房间中的几人,又看了看沉睡中的Evan,“有更重要的事需要我们去做。”

————————————————————————
“如果我说现在我们经历都事情都是假象,你们会相信吗?”
Moo打了个响指,周围的景色立刻就变成了白色,这是一个白色的房间,什么都没有,没有门,没有窗,似乎是一个随着意识变化的房间。
“两张床、一块白板、一支黑色大头笔。”Wildcat不知道对着谁,似乎在自言自语。突然,话语中的词组化为现实,静静地出现在了房间一角。“把Vanoss和Delirious放到床上吧,这样也好进行治疗。”
“来进行一次自我介绍吧,我是Moo,我旁边这位是Wildcat,我们都是Vanoss的旧友,我们悄悄地成立了一个巫师组织,这个组织到底是干什么的我不能透露,但是我们需要将Vanoss带走。”Moo在白板上用Wildcat扔过来的大头笔写下人物关系,“可以的话请把Vanoss交给我们。”
“我拒绝,你们那走火入魔的Vanoss可是往我家Delirious的胸口刺了一刀!好不容易将他制服,怎么可以随便交回给你们巫师!”Cartoonz再次激动起来,“Ohm,带上Vanoss和Delirious,我们走,不要和这群巫师混在一起。”
Moo看着人强硬地想要带走自家头领,只好让周围变化成花园的景色。“冷静点,不如我们坐下喝点茶再讨论讨论?”Wildcat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似乎并不打算参与进这场“下午茶”。
“实话说吧,我们组织简称BBS,不是那个‘论坛’,Vanoss是我们的头领,我们需要他来带领我们,我们已经收集到一定量的灵魂碎片了,加上这个有‘爱’的Evan,Vanoss就可以重新变回来。”Moo深吸了口花园內伴随花香的空气,“我认为你们也不需要Vanoss,你们还是把他给我们吧。”
“你一开始不是说了这一切都是假象吗?那是怎么回事?”Ohm走过来用另一个问题来转过话题,拍拍燃着怒火的Cartoonz的肩让他冷静点。“让我来谈吧,你去照看Delirious。”
“唉?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哈哈哈哈,完全不记得呢。”Moo看向别处试图用“哈哈”来打发面前的神父,但是在神父热烈的目光下,还是服了软。
“我们现在都困在Vanoss的法术里面,在我们收集完Vanoss的情感之前 我们都出不去。”Wildcat在一旁看不下去了,代替Moo将事实说了出来。“不然为什么我们大家的记忆都那么混乱,你们难道没发觉吗?脑内好像总有那么一点地方是连不上的?我们需要把Evan唤醒,这样我们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Delirious第一次感觉自己被当傻子耍,刚醒来没多久就听到这些情报,脑子都要炸了。「什么?这些年我经历的事情都是假的吗?被猎人组织抓住来做实验的Vanoss、被巫师追杀的Vanoss……难道都是假的?哪个才是真正的Vanoss?哪个才是自己真正的爱人?」

————————————————————————————————————————

  “天哪……”Ohm感觉自己开始混乱,可经验还是使他冷静下来,“那么有具体唤醒的方法吗?”
“……”人群中的一片沉默让ohm的不安感上升了,他深吸一口气,长叹,“好吧,我早该知道那小子的性格……可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话就不是那小子了,好吗?”Wildcat把景色变回原来的地窖,“我们也是千辛万苦突破了这个幻境来拯救你们,不得不说臭小子的这个囚牢真紧啊。”
“如果是Delirious的话,我们可以理解,可是……”Ohm指了指Cartoonz,“我们?”
“我也无法了解他的想法,大概是把你们关在这很有趣吧。”Wildcat满意地看了看眼前两人冷颤一下的样子,继续说下去,“或者说,是防止外人的打扰?”
“他知道你们和Delirious是平日里最经常的搭档。如果Delirious突然失踪,你们两个跟屁虫肯定会锲而不舍地去找他的。”
“如你们所见,我们也被锁在这里。”Moo凭空画了个阵,一把锤子凭空出现。“我想我们只能打碎……”
“不不不,你在干什么?”Delirious拦住Moo,“这里相当于Vanoss的精神体,你想要把他的脑子打得稀烂吗?”
“如果你有什么办法的话,你来做吧。”Moo把锤子交给Delirious。一行人四双眼睛看得他发矛。
该怎么办呢?
Delirious手足无措了。记忆中的Vanoss开始变得模糊,有什么记忆似乎从深处涌上但又沉下去。他头疼欲裂得不能再去追究,却想要找出那些藏在密处的记忆。
“那个臭小子……我出去以后一定要给他好看的!”
————————————————————————————————
 
  事实上这一群人在这里已经坐了几个小时了,在这个Vanoss的幻象里面。几个小时前,Delirious拿起小锤子敲下去后发现,一点用都没有,锤下去的质感和空气一样,完全没有用。
  “不应该啊,这可是附了魔的锤子啊。”在几个小时的沉默中,一句话打破了僵局。
  全部人的目光都转向声源——Moo抱胸坐在地上沉思,旁边还放着Cartoonz的情趣玩具,这一幕显得十分滑稽。
  “可能是我们敲错地方了?”Cartoonz率先反应过来,然后指了指躺在一边的Evan,“既然这是他的地方那就应该敲他。”
  “敲傻了怎么办?”Delirious护在Evan前面,誓死保护着自己的爱人,“更况且,万一他就是钥匙呢?出去的钥匙。”
  “啊……我记起来了,之前在Vanoss看书的时候偷瞄了一眼,书上好像有说一种幻境,出去的方法就是让幻境的主人注意到这个幻境是他自己创造的。”Wildcat在旁边恍然大悟道。
  “什么!?Vanoss会看书!?”Ohm惊讶地飙了高音。
  “什么!?这TM是什么幻境!?这个出去方法不就在折磨人吗!?”Cartoonz找到了重点。
  从地上爬起来后发现脑子晕晕的,总觉得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嘿,大伙们在这里干什么?”Evan朝着人群的方向打招呼。果不其然,所有人都将目光锁定在Evan身上,被盯着的Evan心里毛毛的,开始回想自己是否有做什么恶作剧得罪了他们。

评论(1)
热度(20)

© Adol Christ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