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 Christin

頭像是平哥的。写文逻辑思维跳跃很快。假面骑士我吃下了。H2OVanoss、轟出勝、進剛。現在主吃的三大CP,大三角真好吃。

【新荒】抱有某種感情的小短文(二)

嗯,又是我。

請你們安心食用吧?這是飯後甜點,雖然提前上了。

P.S「新開少爺×荒北執事」雷的就別往下拉了……

——————————————————————————————————————

      “靖友~”正在吩咐僕人們準備午飯的荒北突然停住,往聲音的方向一看:自家少爺正準備粘在自己身上。

      “適可而止一點啊新開少爺!”荒北怒把人從身上弄下來,不過就新開的粘人程度,一黏上就弄不下來了,不管是哪種方面。

      “唉~不要嘛~靖友我餓~”意味不明的尾音惹得荒北起雞皮疙瘩。

     “我這不是在吩咐他們做飯嗎!快從我身上下來!”

     “不要!我要吃靖友!”

     “……”荒北怒了,直接把新開揍了一頓。

     廚房裏的各位對這一幕也感到見怪不怪了,新開少爺喜歡荒北靖友也不是什麼大新聞,既然是少爺開心,那麽當然是隨他心意就好。


      “為什麽會變成這樣啊!?”現在荒北靖友正處於他人生中最危急的時刻,正被新開壓在的床上,身上的西裝早已被人褪去,只剩下一件單薄的白襯衫。雖然自己心中也對這隻粘人的少爺抱有好感,但是應該沒有那麽強烈才是啊!荒北這樣想著。

     “既然都這樣了,那就生米煮成熟飯吧!”新開笑著把荒北襯衫上的鈕釦一顆一顆解下,解到只剩下三顆紐扣時就停下。現在的荒北就是手肘撐著身體,胸前只有半解的襯衫,給人一種「比女人還美」的感覺。

     “身材比想象中的要好呢,靖友”把手伸進半解的襯衫裏揉///捏起了人胸前的紅櫻。

     “唔,哈……快停下啊,新開!”荒北本想趁人不注意時把新開推開,但看似是沒這個機會了。

     新開松開手,湊到人耳邊說:“吶,靖友,聽說過接吻也可以讓人高///潮嗎?”說完,直接把荒北的嘴堵住,不讓人有說話的機會,左手也向人下方探去。

【未END】

——————————————————————————————————————

我就是故意的,打我呀!週末我記得的話就補上肉,if我還記得。今日兩更,下一篇大概十點出來。——by Adol

2015.5.28   20:02

评论(3)
热度(12)

© Adol Christ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