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 Christin

頭像是平哥的。写文逻辑思维跳跃很快。假面骑士我吃下了。H2OVanoss、轟出勝、進剛。現在主吃的三大CP,大三角真好吃。

【新荒】抱有某種感情的小短文(三)

兒童節快樂——

找我要糖啊~

請各位盡情享用



————————————————————————————————————————————

“荒北桑!我要這個啦!”一個紅橘髮色的孩子拉著荒北的衣角,指著零食架上的香蕉味的巧克力。

“靖友!我要這個!”和孩子同樣髮色的新開晃了晃荒北的手,指著能量棒架(?)上的各種口味的能量棒。

“我是你們的媽嗎!新眀你就算了,畢竟你還算小,但新開你是怎麼回事!你還是小孩嗎!”終於,荒北怒了,被煩到怒了。

“靖友……”新開低著頭對手指,就和犯了錯誤的小孩一樣,“真是抱歉……”

連新明在一旁都看不下去了,跑到新開身邊,拉拉人示意讓他蹲下,新開照做了。一隻稚嫩的小手在新開的頭上摸了摸,“新開桑別不開心啦,荒北桑也是被我們兩個圍著感覺有點不自在而已啦,畢竟像我們這樣一家三口,”新明在最後這四個字上面加了重音,“出來超市買東西也是很少的嘛。”

“哦哦!說的很有道理嘛!不愧是我兒子新明啊!”瞬間恢復精神然後蹭向荒北,“靖友,我明白啦!我不會再向你說這個了!”

然而荒北卻在一旁看著這對父子扶額。“我這是該說他們蠢嗎……”再看了看新開爽朗的笑容。“嘛,算了,也不是第一次了,隨便吧……”這樣想著,手就不自覺地在新開的頭發上揉了揉。觸感意外地不錯!?

“唉?靖友,我的頭髮怎麼了嗎?”新開在袋子裏掏出一包poky,拿起一根叼在嘴裡。

“不,沒什麽”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之後,荒北滿臉通紅地轉身,不和人對視,不讓人發現自己臉紅,假裝在挑巧克力給新明。

“啊啊……荒北桑是傲嬌嘛……”新明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在心裏吐了個槽。順手跑到新開那裏拿了一根poky和新開一樣叼著。

“這兩人一副德行啊……不管從哪個方面都一樣。”看到身後的情景后荒北在心中下了定義。








“明明我更喜歡粘著荒北桑但我為什麼會這麽像新開桑呢!”在一家人買完東西回家的路上,新明拉著荒北的手,抬起頭問正準備咬掉新開手上的poky的荒北。

“卡茲……”poky被咬了一半,“嗯…大概是…你新開桑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帶你去染了個頭髮然後剪了個髮型的緣故吧。”荒北一臉認真地嚼著嘴中的餅乾,一邊口胡。

“新開桑!原來如此嗎!說!你這樣做到底有什麼目的!我可不想變成像你這樣不靠譜的人!”新明這樣說著,從口袋裏掏出能量棒,拆開包裝後就叼著。

“已經是和我一副德行了!”新開在內心驚訝道,但仍不忘記拆穿自家愛人的口胡:“不,新明,你已經不記得你一開始來我們家的時候髮色就和我一樣嗎?而且瞳色也是和我一樣的哦。”把手上剩下的半根poky解決掉后,抱著裝滿零食的紙袋走到新明前面蹲下,荒北和新明也因新開的行為而停下。新開指了指自己的瞳孔,“這就是,你是我的兒子的證據,懂嗎?而,”新開輕輕的捏了捏新明的臉蛋,“這個膚色和體型就是你是你荒北桑兒子的證據。”

“哦?”新明摸了摸剛剛被捏的地方,有點燙燙的,總感覺是因為知道了自己被愛著的證據而欣喜的臉紅,眼眶濕潤起來。

“男子漢別哭啊,雖然你之前父母就身亡了,但還有我們呢,不要擔心啦。”荒北也單膝蹲下,從口袋裏抽出一包紙巾遞給新明,“給,擦擦吧。”

“嗯,謝謝新開桑、荒北桑,最愛你們啦!”新明抱著眼前的兩個人,“謝謝,你們讓我得到了溫暖。”

“嗯,因為你是我家的孩子啊”荒北和新開同時微笑著說,不管是同調度,還是語氣,一切都讓人感覺到溫暖……

“荒北桑,你笑著還是感覺好凶哦”新明吸了吸鼻涕,把眼淚擦乾後對荒北說。

“你這小子!”

“哈哈哈哈,靖友別在意嘛,看他這不是恢復了嗎?”

「新開桑,荒北桑,真的謝謝你們啦……謝謝你們讓我對這個世界再次充滿興趣……」

————————————————————————————————————————————

嗯,其實這是糖,裏面的人名我瞎編的。希望你們會喜歡吃這個!我覺得真的蠻溫馨的!【不要在意跳躍性這種東西!】——by Adol(阿謎)

2015.6.1 22:30

评论
热度(8)

© Adol Christ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