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 Christin

頭像是平哥的。写文逻辑思维跳跃很快。假面骑士我吃下了。H2OVanoss、轟出勝、進剛。現在主吃的三大CP,大三角真好吃。

【新荒】抱有某種感情的小短文(番外一?)

不要在意序號問題,反正和內容都不同,我不過是想看看自己會寫多少而已。


然後我來打臉了,好吧,中考前最後一篇,兩天前發的宣言當被狗吃了吧_(:з」∠)_


隨意地架空一下,【神明新開×歌手荒北】


飯後甜點,盡情享用

——————————————————————————————————————————————


我想,我只是在做夢,因為不可能有人會從天而降而且還安然無恙。


今天所有的活動結束後,我一如往常地去到自動售貨機那裏買最自己喜歡的碳酸飲料,不過出乎意料的是,居然賣完了。“真想踹幾腳。”這樣想著,但身體卻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向附近的便利店。


“咚——”走了幾步後,突然有個東西從天而降,我被嚇到了,但還是抵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走向前看了看——一個有著兔耳朵、紅頭髪、穿著騎行服的人躺在地上。“喂!還活著嗎?”有點不放心的我走到那個人身旁推了推那個人。


“唔……哈……”就和剛睡醒一樣,那個人打了個哈欠后做起來伸了個懶腰,然後四周望了望,目光就鎖定在了我的身上。“那個,請問這裏是哪裡?”那個人從身後掏出了一根能量棒,拆掉包裝后叼在嘴裡吃。


“箱根。你是誰?你怎麽會從天而降?還有你頭上的那對兔耳朵是真的嗎?”我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人。


那個人也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繼續吃能量棒。“我是新開隼人,我是一位神明,當然我管的是什麼你不需要知道,我頭上的耳朵是真的,不信你摸摸。”就這樣,自稱為新開隼人的人就拉著我的手去摸他的兔耳朵。


一開始我是拒絕的,因為很奇怪,明明是互不相識的人,我大可以把他放在一邊不理他,不過……“好軟……”這人的耳朵和頭髮意外地觸感很好!自己臉也有些紅起來。


“吶,靖友,帶我回家吧!”新開突然說到,“我可以和Aki醬相處地很好的!我還會做各種各樣的家務!”


“喂喂喂!你是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的!?”聽到自己的名字,自己也被嚇到了:面前這個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還有自己的家庭狀況,還是在自己沒告訴過他的情況下。“你有什麼目的?!”


“唉?靖友忘記我是神明了嗎?這點事還是會知道的嘛。還有我沒什麽目的,不過是初到此地沒人沒物,找個人依靠一下而已。”新開對人做了個BQN的動作。


“切,才不要,再見”面前這個人穿著騎行服,長著兔耳朵,感覺很奇怪(雖然顏值蠻高的),所以就決定轉身離開,去買pepsi。


新開看著人的背影也沒有什麼辦法,只好去尋找在這裏生活下去的方法。





荒北走後不久,就有一位黃色頭髮、身著西裝的人看到了新開。“我很強,所以來我們公司當歌手吧。我的名字是福富夀一,這是我的名片。”


由於新開覺得在這種地方兔耳朵顯得太突兀早就隱去了兔耳的形態。“唉?我嗎?好啊。”新開接過人的名片后放到了騎行服后的袋子裏,直接跟著福富夀一到了公司去簽約。


“函學……難道這不是個學校!?”新開看到公司名後震驚了一下。而福富則一臉嚴肅地說:“不用在意這種東西,我們是充滿王者的公司”


“哦,那好吧,那麽以後就請多指教了,壽一……可以這麽叫你吧?”新開又拿出了根能量棒開吃。


“嗯,可以。那麽新開你明天就可以上班了。”收好合約后,福富就把新開帶到員工宿舍去,其實那也不算是員工宿舍,就是一大棟別墅,很大,嗯,人就沒幾個了。“這是你的房間,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你的經紀人會過來的。”


“謝謝壽一。”一切事情都辦完后,新開就走到床上躺下。“想不到這個世界有的不只是自行車啊……趁現在,去騎車吧!”這麽說著,新開打了個響指,人就瞬移到了別墅門口,再打一個響指,一台公路車就出現在人面前。“那麽,就現在這附近看看吧,順便看一下可不可以發現靖友。”


荒北靖友在回家的路上打了個噴嚏。“嘖,不是感冒了吧?會給小福添麻煩的……”這麽自言自語著,從包裡拿出歌詞開始邊走邊背。

【未END】

————————————————————————————————————————————————

懶癌晚期,但是還是想寫完這個腦洞,我覺得挺好啊,雖然應該沒什麽人會看,好吧前面囉嗦太多了,之後就是正文了,考完試就馬上寫!——by Adol

                                                              2015.6.18 22:32


评论
热度(5)

© Adol Christ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