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ol Christin

頭像是平哥的。写文逻辑思维跳跃很快。假面骑士我吃下了。H2OVanoss、轟出勝、進剛。現在主吃的三大CP,大三角真好吃。

【新荒】突如其來的告白與回覆

嘖,我也不知道到底甜不甜,大概就是酸甜苦辣鹹都有吧【你滾

請好好食用哦?

—————————————————————————————————————————————

      今日的夕陽依舊散發出柔和的光輝,照在箱根山間兩位騎車的高中生身上,汗水與光輝意外地相與融合成一副青春的圖畫。

      “靖友,你的pepsi。”新開在自動售賣機下的飲料出口拿出一瓶pepsi,然後拋給正在長椅上坐著擦汗抱怨的荒北。

      “呆茄,為什麼你會喜歡在這種快天黑的時候約人出來騎車啊?到了晚上,騎車會很危險的你知道嗎?”荒北打開了pepsi喝,然後把放在身後的能量棒扔給新開。

      “靖友,我喜歡你。”新開背靠著自動售賣機,低著頭,嘴裡吃著剛剛荒北扔過去的能量棒,語氣平靜地說。

      “噗——”由於驚嚇,荒北把嘴裡的pepsi噴了出來,用手擦掉嘴邊的殘留的液體后,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盯著售貨機旁低著頭的人。“哈?新開,你再說一次!?”

      “靖友,我喜歡你,請和我交往吧!”新開下定決心似的抬起頭,走到荒北面前抓住他的肩膀,認真地看著他。

      “哈?你給我放開!”荒北用力地把新開的手拍開後徑直走向自己的愛車,然後人與車的身影漸漸的消失在山間。

       由於夕陽的光的照射,看不清人的臉色。新開在剛剛的休息處蹲著,過了一會兒,自暴自棄地把手上能量棒的包裝袋扔到垃圾桶後,也騎著車走了,雖然身影有點搖晃。「靖友應該一點都不想見到我了吧……我做了那麽過分的事……」新開這麽想著,帶著失落的表情騎了回家。

        這邊,荒北感覺自己的臉有點發燙,而且心臟跳動得有點不規律,就和剛騎車時第一次練習騎三小時車停下后【我承認這個比喻不太好】一樣,心臟跳得超快,至於為什麼會快,自己也不知道。反正他能確定的是,新開向自己告白的時候,自己還有點小高興。“哈?誰會喜歡那個呆茄啊!”荒北說著,騎車的速度就加快了,想騎得更快,讓自己腦中新開的身影全部消失。

/////////

         荒北發現,最近自己周圍安靜了許多。某隻黏人的兔子突然不來纏著狼先生,狼先生感受到了莫名的空虛感。在活動室的時候也一樣,自己一到活動室后,新開就已經開始去訓練了。這就像是,故意地避開自己。

         “哈?這個呆茄,明明被告白的是我啊,為什麼要躲著我哦”荒北越想越氣憤,自己也乾脆不再理會新開,強迫自己不去想新開的事,一直在福富夀一身旁轉悠。

         “荒北,新開最近怎麽了?”福富夀一有點擔心自己的竹馬的情況。

         “哈?我怎麽知道?話說小福,借我數學作業抄好不好?真不會寫啊!”荒北一臉怨念地回想了上次山間的情景,怒火突然就上來了,最後還是抑制住轉移了話題。

      

       「自己那麽在意那個胖子幹什麼,可惡!」荒北坐校園長椅上拿著一瓶pepsi猛喝,而平時的黑貓也趴在某位自稱犬控的貓控的腿上休息。

/////////

         “好想念靖友……”在那次告白之後,新開每分每秒都在想著荒北靖友,即使在上課也不例外。新開的迷妹們也很擔心自己男神的狀況,然而這是另外一個故事。

          某天下課後,新開路過走廊,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荒北被女生告白。雖然荒北靖友外表看起來很兇,在進自行車競技部之前就像是不良少年,不過當入部后,整個人都變了。至少變得愛笑了,給人的感覺也親切了許多,不會難以接近。

          “那個,荒北前輩,我喜歡你!請問能做我男朋友嗎?”長髮的女生羞澀地低著頭拉著衣服,儘量使自己冷靜下來,不過在外人看來或許還帶上一絲可愛?

          “哈?抱歉,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荒北苦惱地撓了撓頭,說實話這種場景很難應付,對於荒北來說。

        「靖友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新開在一旁偷聽到后,好像有什麽東西掉落破碎,失魂地走進了保健室躺了一天。

          “唉……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嗎……那麽,希望你們可以幸福啊”長髮女生勉強地擠出了一個笑容,雖然眼裡還帶有淚水,不過看得出這話是真心的。

          “嘖……真是麻煩,不介意就用我的手帕吧,不用還了,再見”荒北從口袋裏掏出手帕遞給人擦眼淚之後,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荒北前輩……”長髮女生站在原地拿著荒北的手絹,呆呆看著荒北的身影越來越小,直至消失。

/////////

         傍晚的夕陽,給萬物留下最後的一抹陽光,讓它們第二天更有精力迎接新的一天。

         “不行!不可以再頹廢下去了!要去找靖友!”今天訓練暫停,新開就從保健室的床上坐起來,去尋找荒北靖友。

     

         上天就是這麽喜歡幫(yu)助(nong)人,同一地點,新開找到了荒北。

         “靖友……”新開還沒說完就被荒北打斷了。

         “新開你個白痴給我過來。”好像是早就知道新開會來一樣,穿著校服的荒北平靜地靠在椅背上,用手指勾了一下,示意讓人到自己面前。

         “唔!?”新開走到過去後,嘴就被荒北用唇堵住了。「pepsi的味道……靖友的味道……想要更多!」這樣想著,新開就加深了這個吻,直到荒北的臉色因缺氧而面色潮紅。

         “哈哈……這是上次山間的問題的答案……”夕陽餘暉的映襯,荒北的臉顯得更加紅。

         “靖友……我還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會理我了……”

         “是啊,是這麽打算的,不過你現在給我一瓶pepsi我可能會改變一下主意。”

         “唉唉!?請等等!我馬上買來!”

         「或許這樣也不錯呢,喜歡上一隻黏人的兔子」狼先生看著兔子到自動售貨機買pepsi的背影不禁笑了起來。

/////////////////////

謎之小劇場

新開:“靖友!我之前見到有女生向你告白!你說的喜歡的人是誰?”

荒北:“哈?我怎麽記得那麽久以前的事啊!”

新開:“嗯~靖友~說嘛~”

荒北:“哈?不要!你白痴嗎!這麽明顯!/////”

新開:“想聽靖友說!”

荒北:“就那麽一次!我喜歡的人是——SHINKAI HAYATO!”

新開:“我也最喜歡靖友了!!!!!(╯3╰)”

荒北:“哇!有人啊!回去再……唔!”

————————————————————————————————————————————————

可怕,中考完的我都幹了些什麼,序號已經懶得標了,就這樣吧,這個就是【帶有某種感情的小短文(五)】,媽呀填志願虐死人,我考完個中考就一個晚上睡不著我咋辦啊我_(:з」∠)_   ——Adol

2015.6.25    6:18

评论(3)
热度(10)

© Adol Christin | Powered by LOFTER